《美人记》作者:石头与水丨穿越种田文,市井人家家长里短

2019年5月17日09:58:47 发表评论 232

“看咱们大姑娘,十里八乡没这样标致的孩子。”
“有什么用?赔钱货一个!”

赔钱货!
这就是李深深此生听到的第一句话,此时,她被一个年过四旬的妇人略带尴尬的抱在怀里,妇人强笑,细声劝道,“俗话说的好,先开花后结果,一女一子,正凑个好字,这才是福气呢。”
“行了,满月酒吃得乱哄哄,闹得我头疼,抱她去大奶奶屋里消停些吧。”

天地良心,李深深一个刚满月的奶娃子,被人抱着没哭没闹,已是乖巧至极,哪里说得上不消停!
李深深转转眼珠,想看清那刁钻人的模样,无奈眼前朦朦,竟看不清楚,不禁心下一沉,暗道:难不成我这竟是瞎了吗?

过了几日,李深深方心惊肉跳的弄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。她不知道自己是属于重新投胎还是什么,反正她就是这样了,每天吃了睡睡了吃,清醒的时间并不长,除了那天说她“赔钱货”的刁婆娘,她大部分醒着时都是在母亲沈氏那里。
沈氏对她很不错,起码从没说过她是“赔钱货”的话,而且,对于“赔钱货”的话,沈氏大概是心下不满的。
譬如,沈氏与丈夫何恭商量,“咱们大姐儿这已满月了,相公不如给大姐儿取个大名儿,上户籍方便不说,亲戚朋友的也有个正经称呼,总不好总是大姐儿大姐儿的叫。”
何恭年方弱冠,样貌不好不坏,身量不高不矮,简而言之,这就是个路人甲相貌的路人甲。路人甲踱步过去逗了李深深一回,李深深赏脸的咧咧没牙的嘴露出个笑模样,何恭便笑的跟朵花一样,对妻子道,“还是咱们丫头生得是真好,前儿我去前头三堂叔家,见着慎堂哥家的丫头,么长的那般黑,竟似块炭。看咱丫头,多白净。”
沈氏笑嗔,“少说这些埋汰话,小孩子家哪有丑俊。”
“我就是看咱们丫头好。”
“那是,老话都说,庄稼是别人的好,孩子是自家的好。”相比于何恭路人甲的相貌,沈氏生的黛眉朱唇杏眸琼鼻,清丽不俗,美貌出众,此时眉眼一弯,水色盈然,已看得何恭眸光一深。
青年夫妻,感情正好。何恭又问起沈氏在家可好,絮絮叨叨的连午饭都问了个细致,沈氏耐心说了,服侍着何恭换了身新衫,两人一道抱着女儿去何老娘院里请安。

何老娘见了儿子自是满脸笑意,只是那笑在沈氏身上便淡了些,及至李深深,脸色就转为淡淡了。
何老娘这般模样,沈氏脸上的笑也淡了,她微微垂下头,一意哄着女儿,并不多话,只是听着何老娘与何恭细细的说家常。何恭还在念书以备功名,白天出去请教文章,中午就在先生家用的饭。何老娘担心儿子用的不好,道,“前天买的活鱼,放在水里养了三天,晚上烧了,你来我屋里吃。”
何恭自是应好,又说了给长女取名的事,道,“大姐儿是长女,这过了满月,也该有个名字了,赶明儿有空我去衙门把大姐儿的户籍报上,还有族谱上也得添上名儿。”
何老娘没啥兴致,随口道,“一个丫头片子,叫什么不行,哪里还用得这般郑重?”
何恭笑,“这怎么一样,大姐儿可是长女。”
“有什么不一样。”何老娘还是很给儿子面子,略一开动脑筋,道,“咱们何家,你祖父就你爹一个,你爹就你一个,三代单传。最缺的就是儿子,有了儿子,你才算有了后,才算对祖宗有了交待。”两只眼角下垂的三角眼往沈氏身上一扫,唇角带了三分冷意,“媳妇别嫌我说话实在,有了儿子,你也才算有了一辈子的依靠,就是这丫头,有了兄弟,娘家才有了撑腰的人。你们非要我取名,不如就叫长孙吧,我就盼着媳妇给我生个长孙。”

长孙……
李深深只是眼睛看不大清楚,但随着她慢慢长大,视力比以前强多了,她便明白约摸是刚出生时太小,眼睛方不清晰,倒不是她生成了个瞎子。
但,李深深还是给长孙这个名字深深的震惊了,她努力的想直起小身子瞧一瞧这位能给她一个“赔钱货”取出“长孙”名字的奇葩婆娘是个什么奇葩模样。
李深深在沈氏怀里要造反,沈氏轻柔的换了个姿势,让李深深躺得更舒服了些,一面轻轻的瞧了丈夫何恭一眼,何恭也觉着这名儿有些不雅,许多话,沈氏不好说的话,何恭这亲儿子是没顾忌的,何恭笑,“娘,大姐儿是女孩儿,怎么能叫长孙?”
何老娘早瞧见沈氏给儿子使眼色,心下不悦,对儿子也冷了脸,道,“你们这不是叫我取吗?我就取这名儿,爱叫不叫!不喜欢自己去想!”以不她乐意给赔钱货取名呢?
何恭笑,“好好说着话,娘你恼什么。”
沈氏轻声细语,“这就快用晚饭的时辰了,相公中午想是没用好的,还是用了饭再说。大姐儿年纪还小,名字也不急。”
何恭笑,“还真是饿了,娘,鱼是怎么烧的,晚上吃,还是清蒸好。”
何老娘听着儿子媳妇一唱一喝,心下不痛快,硬梆梆的连儿子一并教训起来,“行了,这是让你去跟先生请教功课,心里就惦记着吃,这怎么能有出息哩。”
何恭好脾气的笑,“儿子这不是饿了么。”
何老娘没好气瞪儿子,到底心疼,唤了个小丫环去厨下传饭,对沈氏道,“天晚了,丫头也饿了,你带她回房吧。”
沈氏微身一礼,便带着女儿回房了。

沈氏年纪还轻,自己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的女儿被这般嫌弃,回房很是气了一场。看她冷着脸,小丫环翠儿也不敢多话,轻手轻脚的自厨下取了饭摆上,沈氏气一回,也没拿自己身子糟蹋,冷哼一声开始吃饭,对翠儿道,“这些菜我也吃不掉,坐下一道吃吧。”
翠儿是沈氏出嫁时娘家给她买的小丫环,沈氏为人精明,对翠儿自是不坏,翠儿忠心,道,“大奶奶先用,我看着姐儿。”
沈氏叹口气,“也好。”
翠儿小心劝道,“奶奶还年轻,咱们姐儿生得这般俊俏,谁见了不喜欢呢。”
沈氏冷笑,“我自己的孩子,原也用不着别人去喜欢。”取了筷子用饭不提。

何恭回房时,天已全黑。
沈氏脸上看不出半分气过的颜色,全然一派温柔,含笑相迎,“吃饭怎生这般久,大姐儿找了你半日,你不回来,我哄她半日她才睡下。”
“是么。”这话一听就是沈氏在哄何恭,傻爸爸何恭却是深信不疑,先去瞧了回捏着小肉拳头睡熟的闺女,小声对沈氏道,“刚刚我不是说娘给咱们闺女取的名字不大好听么,娘瞧着不大欢喜,吃过饭我就多陪娘说了会儿话。”
沈氏颇是善解人意,亦轻声道,“我也知道娘盼孙子,可闺女一样是咱们的骨肉,就是将来有了儿子,我也一样的疼她。而且,大姐儿毕竟是闺女,还是咱们头一个孩子,再怎么也不能叫那个名字。不然叫孩子长大怎么想呢,得以为爹娘不疼她呢。”
何恭握住妻子的手,“咱们给闺女取个好听的名字就是。”
沈氏道,“那可得想个好听的。”
何恭笑,“自然。”他还年轻,并没有迫切生儿子的愿望,第一个孩子的感情总有些不同,何况女儿生得玉雪可爱,何恭心里也很喜欢。
沈氏问,“你心里可是有主意了?”
何恭,“哪儿有这般快。”春宵一夜值千金,轻轻一捻妻子的手,“夜深了,咱们还是早些歇了吧。”
沈氏唇角噙着笑,轻轻的将手抽出来,嗔,“你快点儿把闺女的名儿取好是正经。”
何恭拉沈氏一并坐了,“这就想这就想。”

沈氏是决心要快些定下闺女的名字,省得给婆婆弄些不靠谱儿的名字出来,婆婆不嫌丢人,她还替女儿不平呢,名字可是一辈子的大事。
沈氏软语催促,红烛灯影下,何恭铺开素白宣纸,沈氏挽袖,亲为研磨。何恭柔亮的眼神在沈氏雪一般的臂腕上一掠,提笔落下两行字: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沈氏轻语念了一遍,何恭搁了笔,挽住妻子一双柔荑,柔声道,“我们的女儿,就叫子衿吧。”
“子衿子衿。”沈氏于唇齿间吟诵两遍,不觉双颊微热。
何恭一笑,问,“娘子说,这名字可好?”
沈氏笑嗔丈夫一眼,“明知故问。”她闺名正是青青二字,沈青青。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